科迪乳业大股东科迪集团和实际控制人张清海未补足差额-百分网游戏-砀山新闻
点击关闭

银行资金-科迪乳业大股东科迪集团和实际控制人张清海未补足差额-砀山新闻

  • 时间:

台湾大桥崩塌现场

截至發稿,科迪乳業還未就欠款問題與維權奶農達成一致。

綜上所述,科迪乳業希望通過完成對科迪速凍的收購,通過債轉股拉入中原資產做股東,同時獲得中原資產的資金。在投資者交流會上,投資者向科迪乳業詢問尋找戰略投資者的結局,但科迪乳業並未明確回復。

顯然,對科迪速凍的收購與科迪乳業的戰略並不相符。

作為財務數據較為良好的企業,為何科迪乳業頻頻需要外來資本的輸血?在宋亮看來,科迪乳業的問題並不是個例。在2014年至2015年,是乳企上市的高峰期,這段時間內上市的大部分乳企目前都處於舉步維艱的困境,與科迪乳業相似的有皇氏乳業,也是較為典型的家族企業,上市后不久便實現多元化。而實現多元化的原因很簡單,這些企業在上市后,發現乳業在資本市場的估值普遍偏低,為了達到預期的效果,因而開始發展各類多元化或資產加碼,希望將上市公司市值抬升。「但作為區域乳企,局限性已經擺在那裡了,發展與之體量不相匹配的市場規模,註定存在隱患。」

對此,科迪乳業總經理張楓華回復稱,科迪乳業未與小村資本簽署過差額補足協議,也未得知大股東科迪集團實控人(張清海)與小村資本簽署過差額補足協議。但科迪系作為張清海的家族企業,此種說法顯然缺乏說服性,有投資者認為科迪乳業董事長和實際控制人張清海無視契約精神。即便如此,科迪乳業仍舊不認為公司本身涉嫌違規信披。對於該事件,科迪乳業始終採取不承認且迴避的態度,表態該事件為張清海個人問題,公司不知情也並未參与。

根據中原資產與科迪集團簽署的《債轉股意向協議》及中原資產出具的同意函,中原資產以其對科迪集團享有的債權作為支付對價來購買科迪集團持有的科迪速凍部分股權,中原資產同意在成為科迪速凍股東后,中原資產將作為科迪乳業本次發行股份購買科迪速凍100%股權的交易對方。

《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就詳細問題聯繫科迪乳業副總經理王守禮,對方以出差並且不了解情況為由拒絕接受採訪。

路在何方在小村資本等機構撤訴后,科迪乳業再次定增8億元,即對科迪速凍的收購。對於此次關聯交易,外界更是有着諸多疑問,主要的問題集中在科迪速凍同為張清海家族控制的公司,為何要以277%的高溢價完成收購?

對於銀行貸款問題,同樣存在着諸多疑點,其「高存高貸」問題在2019年6月曾引起深交所關注。在投資者交流會上,投資者再次提問,科迪乳業在元氏信融村鎮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營業部共計存款達6億元且是活期,元氏信融村鎮銀行在河北石家莊元氏縣,公司的業務範圍主要在河南、山東與江蘇徐州一帶,科迪乳業在此地區沒有業務銷售,為何在一個縣的村鎮銀行存款6億元活期。

對於科迪乳業「銀行賬上有16億元卻借款11億元」的做法,有銀行從業人士告訴記者,這樣做可以有兩種解釋,一是這些創立不久的小微銀行確實有較高的存款利息,而科迪乳業可以從當地銀行獲得利息較低的貸款,因而選擇「掙一部分利息錢」;另一種可能性就是雖然公司賬上看似有如此高的存款,但實際上均為公司某業務的資金因而被限制使用,公司並沒有權利再使用此筆資金。

除此之外,科迪集團的便利店業務也似乎成了科迪系「燙手的山芋」。張清海曾公開表示,計劃從2019年開始用3年時間在全國建設科迪社區便利店或加盟店1萬家。而目前,科迪集團旗下的便利店已有上千家。但根據多方信源顯示,科迪集團的便利店已經處於虧損的狀態。

對上游供應商和業務員均存在欠款,看似是科迪系缺乏資金的信號,但從科迪乳業的數據來看,公司各方面運行良好。科迪乳業在7月11日發佈了2018年年度權益分派實施公告。公告顯示,除了大股東科迪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由科迪乳業自行派發,其餘股東紅利按流程派發。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告訴記者,「高存高貸」可能性很多,比如可能是存款屬於限制使用的資金,也可能是定期存款收益比貸款成本高,所以雖然借款但更划算,還可能是因為雖然賬面有錢但實際上被調走周轉並不在賬戶里,當然也可能是極端的,那筆錢並不存在,是造假。記者向科迪乳業求證「高存高貸」現象的原因,科迪乳業並未作出回應。

資金壓力整個科迪集團面臨多大的資金壓力,外部人士很難得知。但記者在此次維權的200多名奶農口中得知,自2018年開始,科迪乳業就開始拖欠奶源款項,目前最近的一次還款是在2019年春節,向奶農們發放了約2萬元的奶款,在此之後,科迪乳業並沒有下發任何款項。根據奶農們的統計,被欠款最多的奶農累積長達19個月的款項未結清,所有欠款累計超過1.4億元。

同期,根據科迪乳業公告顯示,2018年12月28日,因科迪乳業財務人員操作失誤,誤將2億元資金匯入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科迪集糰子公司)的賬戶。發現該情況后,科迪乳業立即向科迪大磨坊提出了返還資金的要求,科迪大磨坊于次日(2018年12月29日)將上述資金及時返還科迪乳業。

科迪乳業在上市之初,也以高溢價收購了巨爾乳業,但巨爾乳業卻面臨承諾業績不達標、商譽減值的問題。目前,巨爾乳業的房產及土地已經被抵押。在科迪乳業年報中,公司披露了自己的發展戰略:「以保障奶源安全為基礎,加快現代化奶牛養殖基地和標準化奶牛養殖小區建設,以豫、魯、蘇、皖為根據地,以河北、湖北市場為突破口,以地市級、縣級、鄉鎮和農村市場為支柱,適度開發省會市場,實行城市拉動和渠道下沉雙線推進,着力打造中部乳業第一品牌。」

科迪乳業的解釋則為公司為加強資金管理,降低財務成本,選取存款利率高的銀行存款。

從科迪乳業的業績來看,一切似乎並未發生任何波瀾。自科迪乳業上市以來,一直維持着整體正向的增長。根據科迪乳業今年6月末發佈的業績預報來看,在2019年上半年,科迪乳業的經營業績同向上升,凈利潤較去年同期上漲28%~35%,凈利潤預計超過8000萬元。

投資者的疑惑科迪乳業自上市以來,整體經營呈現穩步上升的趨勢,主要經營區域集中在河南、山東等周邊地區,尤其是在2016年,科迪小白奶走紅于網絡,使得科迪乳業呈現出快速上升的狀態,並初具全國化發展的苗頭。董事長張清海甚至一度提出用5年時間把公司做到全國第三位的目標。

但在2019年6月,網上流傳出科迪乳業內部的一則公告,反映出了科迪乳業內部的經營壓力。公告顯示,科迪乳業因第一季度業績不達標將開除和處分多個大區、城市的區域經理。該公告得到了科迪集團內部人士的確認。

有科迪集團內部員工向記者出示一則據稱為科迪集團2018年年底的公司內部公告的截圖,截圖顯示「因公司年底需要銀行存款餘額,故要求每人預留2018年5月份工資,剩餘部分立即匯入集團賬戶。」匯入的賬戶為科迪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中國農業銀行(601288)河南省虞城縣綸城支行,其中有員工向記者展示了向上述賬戶轉賬的存留。根據其說法,按照公司要求,將2018年6到11月份工資匯入,根據提供的存留截圖顯示,6筆匯款從3萬元至11萬元不等匯入到公司賬戶中,該筆資金直到今年4月份才返還。

根據科迪集團內部人士的說法,早在6月份,就有科迪乳業業務員因欠薪問題在公司進行集體維權。同樣的問題,在科迪速凍也同樣發生着,內部多名員工透露,科迪速凍也同樣拖欠着銷售方的薪資。

對於上述種種問題,科迪速凍總經理兼法定代表人,同時也是科迪乳業董事長張清海之女張少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承認目前整個科迪集團的資金壓力較大。張少華告訴記者,近兩年(銀行)收緊銀根,各種抽貸,可實業企業拿到貸款是投入到生產基地、養殖基地建設的,回報周期沒那麼快。對於外界的猜測和質疑,張少華表示,科迪集團自1985年成立以來,34年只做食品行業的實業投資,家族成員也無一移民、財富轉移。同時,公司理解上下游供應商們的困難,目前上層正在積極應對。

該訴訟使得大股東科迪集團的控制人張清海的股份全部凍結。而科迪集團早已將所持的科迪乳業股份質押,截至目前質押比例高達99.96%,面臨平倉。

在乳業專家宋亮看來,19個月的時間點並不巧合。「在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初,伊利和蒙牛在全國範圍內開始了渠道的下沉,時間剛好與科迪乳業拖欠奶款的時間相同,這說明了科迪乳業的市場受到很大的影響。」

「7月10日,我們聯合起來停止向科迪供奶,並要求公司結清欠款。」維權的奶農王超(化名)告訴記者。在王超看來,奶農們停止向科迪乳業供奶將會對科迪乳業的生產產生巨大的影響,「科迪乳業雖然有自有牧場,但據我們了解只佔其生產所需的不到5%,超過90%的原奶都是我們這些奶農供應的。」

孫吉正一直以來保持正向增長的河南科迪乳業(002770)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迪乳業」,002770)近期卻遭遇了資金壓力。

根據奶農們的說法,19個月之前,科迪乳業與奶農們一直保持着較好的供應關係,也並未出現如此大規模的欠款問題,也正是因此,奶農們直到7月才停止向科迪乳業供奶。

從科迪集團拒絕履行兜底協議的分期付款和不承認科迪乳業對協議知情,到大股東科迪集團以99.96%高比例質押了所持有的科迪乳業股份,再到科迪乳業「高存高貸」的舉措,使得投資者對這家家族企業疑慮重重。

而即便科迪乳業的分紅正常進行,但投資者依然提出了諸多疑問。在2019年投資者交流會路演上,投資者反覆對科迪乳業拒絕履行2016年定增時與投資人(太陽雨和小村資本等)簽署的差額補足協議進行提問。2016年底,科迪乳業定增之後股價卻節節下跌,1年鎖定期到期后,最低跌至2.55元。股票市價與定增價倒掛,參与定增的資本全部浮虧,科迪乳業大股東科迪集團和實際控制人張清海未補足差額,引發訴訟。2018年小村資本第一次起訴,科迪集團先協調讓小村資本撤訴,后對自己簽訂的分期付款協議又拒絕執行。

17億元欠款壓頂 投資者質疑不斷 科迪系陷資金謎團

但正是經營看似如此正向增長的優質企業,卻成為供應商眼中屢屢欠款、投資者眼中涉嫌違規信披的企業。

與此同時,在6月份出現了下游業務員到科迪乳業集體討薪的問題。該問題反饋到了當地政府檢查部門,商丘市委督查室回應稱,科迪集團公司拖欠工資和差旅費情況屬實,已經責令科迪集團拿出解決方案,科迪集團將在7月底發放拖欠工資和差旅費。同時,仍舊有科迪集團內部員工告訴記者,科迪速凍方面已經拖欠銷售和經銷商的款項長達4個月。此外,有員工向記者表示自今年以來科迪集團經常發生停電影響到了正常的生產工作,在發稿的本星期之內科迪集團大樓也曾發生斷電。記者致電虞城縣供電公司,虞城縣供電公司工作人員表示,科迪集團斷電的原因是由於自2019年1月以後科迪集團從未繳納電費所致。

記者注意到,科迪乳業公布的16.72億元的銀行存款中,共計11億元的存款存儲于非主要業務範圍內的銀行,其中6億元存於河北石家莊元氏縣的元氏信融村鎮銀行(活期存款),5億元存於威海藍海銀行(定期存款)。根據公開資料顯示,上述兩銀行均屬於典型的小微銀行,其中元氏信融村鎮銀行成立於2011年,威海藍海銀行成立於2017年。

自今年以來,河南的快消上市企業問題頻出,蓮花健康、雛鷹農牧(002477)等都面臨退市的危機。科迪乳業成為為數不多保持正向上升的上市企業,但科迪乳業的重組失敗,定增融資遲遲不能落地,無法引進新的戰略投資者,讓這顆剛升起不久的河南新星充滿了變數。

7月31日,有超過200名奶農及原奶供應商聚集在科迪乳業,要求公司返還拖欠長達19個月的共計約1.4億元的原奶款項。根據現場奶農的說法,奶農希望與科迪乳業董事長張清海簽訂還款協議,但張清海並未現身。

今日关键词:光头警长游王府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