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他是王金庄第一个做黑枣生意的人-弹丸论破游戏-长沙资讯
点击关闭

黑棗-只因他是王金庄第一个做黑枣生意的人-长沙资讯

  • 时间:

袁隆平的两个梦想

王金莊花椒唯一的外貿訂單,堅持了三年,最終還是放棄了。「那時人糙心急,大家都想賺快錢。」趙書蘭坦言:「王金莊四街人丟掉的訂單,拐裏村一位農民拾了起來。他們堅持20年做外貿單,成就了一個花椒深加工專業村。」

天津鐵廠在涉縣建廠有50年歷史,天津市民對涉縣特產情有獨鍾。天津人喜歡吃王金莊的土特產,外國人也跟着湊熱鬧,一個英國遊客吃下幾顆黑棗喊肚子疼,住進醫院查出了膽結石,媒體以訛傳訛殃及王金莊土特產,劉子韶的黑棗第一次被逐出天津。

2毛錢只是花椒收購價格的四十分之一,而重慶商販卻得到超值的回報。劉子韶的妻子趙書蘭,人勤快,廚藝好,在家裏為商販免費提供食宿;劉子韶面子大,農戶也賞臉,收購的花椒既乾淨,價格也合理。他順勢轉型,成為花椒經紀人。2000年秋天,以每公斤8元收購大紅袍,貨還沒出手價格就漲了4元,傭金每公斤漲到1元。從此,收購、包裝、裝車發貨,全部由他打理。

劉子韶做黑棗生意之初,涉縣無第二人和他競爭,他自定價格,收購1公斤黑棗0.28元(人民幣,下同),加價6分至1毛錢,轉運天津果品批發市場代銷,年銷售黑棗達35萬公斤,「黑老大」名副其實。1989年早春,追逐他做黑棗生意的經紀人擴大到百餘人,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但又難以割捨。這時縣供銷社有5萬公斤黑棗滯壓,請他幫忙出貨,二話不說他就攬入囊中。

涉縣到天津有500多公里,傍晚裝車半夜出發。劉子韶用黑棗箱在貨車上盤了個窩,下面鋪一個大衣,上面蓋一個大衣,蒙頭便睡。行至邯鄲開始下雪,車到滄州天已放亮,司機喊了半天,才把他叫醒。

劉子韶負責跑外,妻子趙書蘭負責安內。收回來的粗椒,花椒仔要篩掉,花椒梗要剪除,還要根據客戶需要分裝過秤,給僱來的工人做飯。趙書蘭豁達開朗,與丈夫風雨同舟,無怨無悔,唯一的遺憾是:「與台商合作的訂單沒有守住。」她感嘆道:「台灣客商對商品要求極為苛刻,花椒外形只要圓的,不要扁的;顏色只要紅的,不要黃的。花椒要手工一粒一粒的撿,加工1公斤,人工費就要20元。正品不掙錢,賣殘次品才有利潤。」

貨沒出手價就漲了五成劉子韶做「黑老大」時,王金莊的花椒被重慶商販壟斷。儘管重慶商販與「黑老大」早已是酒肉朋友,但生意場上卻是井水不犯河水。劉子韶為方便收購和外運黑棗,家從山頂搬到半坡,又搬到王金莊四街路邊。花椒商販也圖方便,就在劉子韶家安營紮寨。起初,劉子韶充當搬運工,從農家將花椒搬到自家,1公斤掙2毛錢傭金。

遺憾丟掉外貿訂單劉子韶夫婦有一兒一女,一座兩層樓的四合院四口之家綽綽有餘,自從成為重慶商販的免費客棧,擠得孩子們住進了姥姥家。有一年,一下來了17個重慶商人,家裏住不下,就安排在表哥表弟家中,劉子韶和妻子只好睡在麵包車上。

圖:河北涉縣王金莊村民劉子韶(右)與夫人趙書蘭(左)在花椒園

老外道歉有點晚劉子韶對大公報記者說:「身體凍僵了,雙腿伸不開,白雪晃得睜不開眼睛。」他雙手扒住車幫,用力把自己甩出車外,在路邊一家小餐館火爐旁烤暖身子,喝下一碗薑湯,直奔天津。

一年後,劉子韶吸納農民入股成立王金莊花椒合作社,重慶商販不用再來收購花椒,合作社成為重慶十餘家火鍋城的特供法人。

劉子韶偷偷裝貨,連夜出城,押着黑棗轉戰哈爾濱。「第一次去東北,差點凍死」,等英國遊客登報道歉,賠了6000元的劉子韶已經回到王金莊。劉子韶說:「天津果品批發市場老闆,兩次來到家中拜訪,王金莊的黑棗、柿餅才又重新登陸津門。」

河北涉縣王金莊盛產花椒,品質以大紅袍為最。王金莊四街村花椒經紀大咖劉子韶,贏得「黑老大」的稱號,並不是因為他長得又高又黑,只因他是王金莊第一個做黑棗生意的人。40年前,王金莊的黑棗就是天津人喜歡的零食,一個英國遊客跟着湊熱鬧,吃下黑棗喊肚子疼,住進醫院正好查出膽結石,輕浮的媒體人以訛傳訛殃及王金莊特產,劉子韶的黑棗在津門遭禁……

今日关键词:童瑶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