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投资者叶林-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叶林:每一个投资者大家信息不对称-医药行业资讯

  • 时间:

贵州滑坡致20死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葉林:每一個投資者大家信息不對稱,很難了解事實真相,因此作為一個投資者本身具有舉證天然劣勢,彌補這個劣勢靠什麼?某種程度上靠我們行政執法、監督管理,甚至包括現行法律舉證規則的改變。通過這樣的努力,使弱小的、受了欺負的,但又無力舉證的投資者,能相對便利地提出主張,這是重要的觀念變化。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葉林:1998年《證券法》起草的時候大致規定了一個幅度,放到20年前這個標準也不算太低了,問題是20多年沒有變化,在一個非常大的歷史變遷后,這樣的處罰上限,跟時代發展是不搭調的。

叶林:精准处罚是大挑战

央視財經評論丨頂格處罰60萬或將成歷史!證券監管:「頂格」要頂用,必須罰到痛!

葉林:現行處罰上限 落後於時代發展

造成違法違規成本低、處罰輕,有哪些客觀原因?要讓頂格處罰真的頂用,監管又該從哪些方面全面加碼?

劉戈:頂格處罰像隔靴搔癢 有歷史成因

葉林:既要罰到痛 更要賠到痛

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頂格處罰 如何頂用?葉林:要想罰到痛 手段都得用

劉戈:相比行政處罰 民事訴訟和刑事懲戒更給力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葉林:民事賠償要有感,違法違規的要有痛感,獲得賠償的投資人要對損失補償有感。

7月26日,證監會通過官方網站向外界釋放最新監管信號。證監會表示,市場和投資者反映的法律規定處罰太輕,中介機構未勤勉盡責、追究不到位等問題客觀存在,將推動儘快修改完善《證券法》《刑法》有關規定,擬大幅提高刑期上限和罰款、罰金數額標準,切實提高資本市場違法違規成本。

央視財經評論員 劉戈:現在證券市場違法違規,大家之所以覺得罰得輕,我認為很多是按「有錯」的邏輯來處理的,深究的話,《刑法》中有一條叫做誘騙投資者買賣證券,在信批時做手腳,算不算誘騙投資者?如果算,那應該怎麼界定犯錯還是犯罪?這個性質可能就完全不一樣了。

7月27日晚,《央視財經評論》邀請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葉林和央視財經評論員劉戈做客演播室,深度解析。

違法成本 到底多低?新聞鏈接:《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葉林:大力度的處罰,往往會傷及一般投資者,這是證券市場一個非常難堪的現實問題。很多時候害了一家公司的,就是那幾條臭魚,但所有投資者都要跟着買單,這是個矛盾。所以真正下狠手罰的對象,應當是真正的責任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葉林:我們現在法律責任實際上包括三種,民事責任、行政責任、刑事責任。講刑事責任,現在《刑法》虛假髮行證券罪,最高刑期5年,騙成千上萬上億的錢,就罰5年,真的代價太低。所以真要頂格,往哪兒頂?另外,民事責任的賠償,現實當中真正落地的並不多,這個部分可能也要加強。而行政責任部分,60萬元這條線,大家都知道它低,到底提高到什麼標準可能要論證,但方向是一定的。所以說各種手段都要用上。

劉戈:要分清「錯與罰」和「罪與罰」

央視財經評論員 劉戈:當年在立法的時候,大量參照了其他行政立法,包括類似於侵權、假冒偽劣等等,更強調警示作用。而且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可能假冒偽劣、合同欺詐這些問題,涉及金額也就幾萬、幾十萬,所以所謂頂格是這樣的標準,也能理解。但放在今天的環境下,這樣的處罰力度就形同隔靴搔癢。打個比方:如果酒駕就罰一塊錢,能帶來警示作用嗎?

央視財經評論員 劉戈:很多人都知道安然公司造假案,最後是以5億美元罰款和向投資者支付幾十億美元賠償結束,當然最後安然也破產了,另外,相關保薦機構也都付出了巨額罰款。也就是說,罰疼了不見得能完全杜絕市場中有人鋌而走險,但沒罰疼,一定會不斷重演,總有人希望以小博大,在這方面,刑事懲戒會更給力。

葉林:應主動監管 提升對普通投資者的保護

今日关键词:发电量创历史新高